江   湖(笛音天涯)

笛音天涯 2010-11-14 917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江 湖


作者.笛音天涯/编辑.琴心





达豪胚离那个寨子还有两三百米远就打起了号子:“哎——湖南的广锅广西来卖,碎田螺你们快来了买哦,大的拿来煮包谷,小的拿来炒白菜,要是还有几两肉,广锅炒出的香味你要滴口水-------。号子里加入了很多的花腔,高低起伏,抑扬顿挫。冰一直不知道姐夫还有这一手,他在家里说话从来都是轻言细语的,嘿嘿,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冰强忍住笑,憋的咳嗽了起来,达豪胚扭头看了冰一眼,笑道:“要卖锅必须先把寨子里的人引出来,让那些正准备出门的人留下来,所以号子的声音越大越好,听到的人越多,来卖锅的人自然就多了。”冰点头受教,有心想大喊几声,声音到喉头又缩了回去,便仔细地听着姐夫的号子,心里默默的记着。
走进寨子,里面已经聚集了一帮人,达豪胚放下担子,先朝四周做了个揖,大声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我们是湖南山星锅厂的推销员,这是我的介绍信。”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介绍信递给围观的人。
介绍信冰也有一张,上面写着:兹介绍我厂冰同志到你处推销山星牌广锅,请接待支持为谢。铅印的字,大红的公章,给人一种沉甸甸的信任感。冰默记着达豪胚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步骤,他知道这将是自己以后赖以谋生的手腕。
达豪胚收回了介绍信,珍而重之的叠好收起,又开口说:“我们是国营企业,信誉良好,为了宣传和推广产品,厂里派我们到贵地来推销,我们这种山星牌广锅采用国际最先进的工艺锻造,里面加进了钨、锰、铝等各色金属,大家知道吗?钨就是电灯泡里的钨丝,它具有传导快的功能,锰是一种高强度的金属,广泛应用于航天和军工制造,锅里加入这种金属可以耐高温,提高锅的使用寿命,所以我们这种锅的使用年限可以达到八十年,八十年是一个什么数字?它意味着这种锅可以用几代人啊!铝是一种常见的金属,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像你们家里的高压锅,电饭煲都是用这种金属铸造的,但它比起普通的铁锅质量就好的不是一星半点了,是不?我们这种锅总结下来有几个优点:一,速度快,做一锅饭只要15分钟,烧一锅水只要5分钟。二,它耐高温,无论你家的火有多大把锅烧得通红通红的,你猛泼凉水它不会炸裂。三,它不会结锅巴-------。”达豪胚说了许多,把这种锅吹得天上少有,地上难寻,冰心里都晕晕乎乎、疑疑惑惑,这种锅这么好姐夫怎么不拿一个回家去用呢?似乎是为了解释冰心中的疑问,达豪胚又说道:“我这么说你们一定会说我在吹牛,那么我就给各位验证一下,你们看着啊——”达豪胚从巴交里取出两口锅,用力互撞,两口锅发出震耳的鸣声,“康当”的巨响宛如晴空霹雳,冰心说:“坏了,这两口锅保不住了。”却见达豪胚将锅四处展示,口中说;“大家看看,这锅有一丝裂痕吗?你们家里的锅可以这样撞吗?”四周围观的人啧啧称奇,羡慕不已。达豪胚趁热打铁又说:“我再做一个实验啊,我说这锅烧水只要5分钟,相信的人没有几个,我现在用一根火柴就可以把锅烧烫,要你们摸都不敢摸,你们相信不?”围观的人纷纷摇头,表示不信。达豪胚说;“那一位有火柴,借来用用。”冰想递盒火柴过去,却又知道姐夫抽烟,口袋里一定有火柴的,他这么说一定有深意。
一个油里油气的中年人从人群里走出来,脸上挂着一副天下虽大,唯我独尊的笑容,口里凶狠的说着:“老子不信这个邪,要是你一根火柴没有把锅烧热,别怪我不客气!”
一丝残忍的笑容从达豪胚脸上一闪而过,他伸手握住来人的手摇了下,说道:“谢谢兄弟的支持,我们是外地人,说句笑话你不要发火,开个玩笑你不要生气,要是得罪兄弟了,你不要见怪啊。”
来人奸笑道:“废话少说,我是来检验你的锅的,这是火柴,你就用它将锅烧烫吧!”
达豪胚划燃火柴,将来人的手死死地按在火柴燃烧的上方,几秒钟过去,来人的眉头皱了起来,又是几秒钟过去,来人抽起了凉气,火柴还未燃完,来人大叫一声,用力挣脱了达豪胚按住的手,眼睛明亮的人看见,他的手指烫起了一个水泡。那人将锅抱在怀里,口中叫道:“外地的,你的锅我全部要了,多少钱!”
达豪胚呵呵一笑:“我们有两种收款方式,一种是三年付钱,一只锅的价格是八十八元,一种是现款,喏,加一只小锅,也是八十八元,两种方式随你选择,我希望你最好选三年付钱的方式,毕竟这种新产品你们以前没有用过,我说的最好你心里都有所怀疑,是不?再说呢,我看兄弟的口袋里也没有这么多现金,88元,你又不是神仙,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知道我们今天来卖锅早就准备好钱的。”
那人一副受了侮辱的样子,满脸通红:“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钱?我拿出钱来你怎么说!”
达豪胚鄙夷地说:“兄弟,不是我小看你,你今天要是从口袋里掏出88元,呵呵,我这个小锅不给你,换个大的!”
冰静静的看着,用心的领悟着,他发现达豪胚的卖锅方式里竟然用上了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完美之极!
人墙里传来一阵欢呼,那人用88元买下了一挑锅(四口锅),冰听姐夫说过,四口锅的成本才二十七元的,他替姐夫高兴着,人墙那边奔过几个人来,一把将冰从锅上拉开(兵一直坐在锅上面),一个人塞给冰88元钱,像强盗似的将锅从巴交里取出来,如获至宝地抱着锅飞奔而去,生怕冰不愿意似的,达豪胚朝兵眨了下眼睛,对那些没有买到锅的人做出一副懊恼、后悔的表情,双手在大腿上用力一拍:“唉!看不到,量不到,今天吃了这样的大亏!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亏了就亏了,不过我交代你们啊,这种山星牌广锅你们用着好要替我们宣传啊,我今天是亏钱买教训,发钱做广告。这种锅你们买回去后要先搽一层油,在家里放上一个星期才用,这样可以增加锅三年的使用寿命,大家千万要记着啊!”
冰刚刚还在担心那些买锅的人拿回去就用,一旦发现锅没有达豪胚宣传的那样神奇会来找麻烦的,有了达豪胚刚才的这么一说,已经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呵呵,冰对姐夫真是佩服极了,他不知道,达豪胚最后的几句话在整个买锅过程中叫“牢久地”(免除后顾之忧,有更长的时间可以继续行骗)

冰和达豪胚回到旅社时,里面已经有五六个同伴坐在那里喝水聊天,看到他们进来,一个个满脸堆欢的站起来问候道:“达豪胚,尖法厨(好生意)啊,呵呵,你找了个好码头。”
达豪胚接口说:“你们这些懒货,没走几步路就开审(开始做生意)了吧,我们这一车皮子(锅)要在这里割脚(卖完)的,不要自己找不自在,先回来的就去漆皮子,不要让那些走得远的来伺候我们。”
那些人应了声“是”往堆货的房间走去,冰在房间里放下巴交,也走了进去。只见那些人正在用一块抹布蘸着一种银色的水状物在锅子上抹着,原本乌黑发暗的铁锅经过抹布的涂抹一下子银光四射,穿上了一件漂亮的衣裳,他再才恍然大悟,自己今天挑出去的“合金锅”就是这么来的,什么“合金锅”吗,普通的铁锅改头换面而已!自幼形成的正义感几乎让他想掉头而去,他一下子无法接受这种彻头彻尾的诈骗事实,他宛如在突然间掉入了一个陷阱里面,心里油生出恐惧、绝望、悲伤、害怕,那一瞬间,天昏地暗,所有的一切都被抹上了一层暗沉的色彩,在跟姐夫出来以前,他也做过思想准备,他明白自古无奸不商的道理,可是这个——不仅仅是奸那么简单啊!,这是违法的行为啊!我们的主人公无法颠覆十六年的人生中形成的道德、信念、良知,他陷入了一种极端恶劣的情绪之中无法自拔。他想大哭、大喊、大叫!他渴望发泄!但他同时也明白,这是姐夫组织的班子,卖锅关系着三十八个人的饭碗,而自己为了改变贫穷的命运,减轻父母肩头的负累,必须要有所作为!为了生活,为了生存他只能有所舍弃,改变自己。
达豪胚望着自己的舅子,只认为冰在好奇,如果他明白冰真实的想法,他一定会雷霆大怒,好好地教训这个幼稚不懂事的舅子。
冰的父母都是三四十年代的老党员,是真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公直无私、忠厚老实。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包括冰自己从小耳濡目染、被父母灌输的都是传统的正规的思想,冰四岁读书,十几年所受的教育和他此刻目睹的现实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达豪胚啊,你叫他如何能够一下子转过弯来?
三十多个人陆陆续续地回来,从他们笑容满面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的生意非常的顺就,他们自觉的加入了漆皮子的大军,都是常年在江湖上跑的人,人情世故非常的精通,眼睛里都有水的,他们从冰身边经过,看冰呆站着不动,都有丝诧异,稍微想想就明白了:冰是新手,漆皮子技术不好,自然只能旁观了。有些人为了拍达豪胚的马屁,就夸奖冰新人手气红,比他们还先回来,看来是名师出高徒,冰要不了几天就可以满师的。搞得冰听了极不自在,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达豪胚叫住一个正捋衣袖的年轻人说;“健豪胚,你人年轻,手脚勤快,你就和冰一起去买菜做饭吧!”
健豪胚爽快地应了声“好嘞”,走到冰面前搂着冰的肩膀往外面走,有人就取笑他们找了个好差事,不像他们要辛苦的漆皮子,重八笑道:“只要你有健豪胚的手艺,你也可以去啊!”
冰和健豪胚走出旅社,长出了一口气,时候还只有12点左右,太阳在天空中慵懒的漫步,和煦的光线给人添了几分温暖,白云悠悠,自在的飘逸着,这种早秋天气非常的美好,冰稍释了心头的负累,接过健豪胚递给他的一粒水果糖,感受着嘴里的甜蜜。一阵秋风吹来,拂去了脸上的阴云
凤山只是广西的一个小县,因为广西人口密度的关系,非常地热闹,大街人行人如鲫、熙熙攘攘,拥挤的程度和冰老家的乡镇赶集的日子有得一拼。健豪胚如鱼在水,拉着冰在人海里穿行,他们向行人打听到了农贸市场的方向,很快的找到了市场。这个时候的农贸市场正是最冷清的时候,做生意的不是打牌就是睡觉,他们走到一个肉摊前,健好胚一副大老板的样子,对眼睛半睁半闭的摊主吆喝道:“起来起来,做生意睡那样觉,你这个肉怎么卖?”
摊主擦了下惺忪的眼睛,打了个阿欠说:“一块七,同志你要多少?”
“ 我们打听了好多家,别人才要一块五的,我们要的多,二十斤,给你一块三,卖不卖?”健豪胚财大气粗的说,完了又补充说:“我们天天都要这么多的,这种生意你十年也遇不到一次哦!”
摊主迟疑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地说:“两位同志,一块四,行啵?”
“ 不卖拉到!”健豪胚拉着冰就要走,才走出四五步,摊主就喊住他们,要他们转去,健豪胚对冰眨了下眼睛说:“我们是捉累星的专家,和我们玩这个,你还嫩点!”
称秤的时候健豪胚嘱咐摊主说:“斤两要足啊,不够的话差一要陪十的。“
摊主点头哈腰地说:“同志,你们放心,我一两都不差的。”装袋的时候顺手将一块两斤多的肉装了进去,那块肉他原本是要少了的。两人又买了些其它的菜蔬,抬着个沉重的袋子往旅社而去。路过一个卖冷饮的店子,健豪胚喊冰停下来,他要了两碗冰XX,两个冰激凌,冰抢着付钱,健豪胚说:“你莫哈哟,等下一起报账就是,我们辛辛苦苦,吃点冷饮是应该的。”冰只能苦笑。
吃了晚饭,达豪胚召集大家开了个会,指派爱梧做副溜佬(头目),重八做管钞公(会计),启华负责打码厮(寻找卖锅的地方),健豪胚专职充庙和瞌只(吃饭和睡觉)。又老生常谈地交代了些出门在外应该注意的事项,如不准嚣张跋扈、引人注目。不准吊狩子(勾引姑娘)。不准间钞(侵占公款)------。说完后三十几个人支了几桌牌,大家赌起钱来,冰对这些一窍不通,就去旅社的大堂看电视。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align=left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align=right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http://bbs.sdinfo.net/attachments-bak/day_100428/1004282128cc97d698793fce30.swf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