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 小说 中篇

笛音天涯 11天前 154

花瓶

1、夏静秀,很美丽的名字。


人如其名,如夏天一朵秀丽的鲜花,明媚的面孔荡漾着迷人的笑靥,身段婀娜,给人以小巧玲珑之感,宛如一尊精雕细琢的玉美人,光彩照目。她眉毛淡淡的,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在浓密的睫毛里波光涟涟,格外生动。嘴唇小巧,如一颗红色的樱桃,显得柔润娇巧。当她笑容微施,整齐洁白的牙齿忽闪一下又娇羞的藏于唇内,颇具古典美人的风韵。


认识她是在一个沉闷的秋日黄昏,夕阳消失在远山背后,一片猩红的残幕犹自悬挂在西边的天际,广西永福县堡里镇那低矮破败的房屋被涂成暗赤的颜色,街巷寂寂,垃圾败叶旋转飞舞。不远处的堡里河奔腾咆哮,在石隙凹罅之间滚滚东去。那天我长途跋涉六十多公里的山路,又累又饿,觉得自己只剩下几口气吊着,从街子口到堡里旅社只有两百米不到的距离,我却觉得象二万五千里长征般的漫长。双足疲惫宛如不属于身体,而足板上的几个血泡每走一步都如针扎般钻心的痛着提醒我:这个疲累欲死、想必形象狼狈不堪的家伙就是自己!


旅社门口蹲着两个青色的石狮,石狮中间,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静静的站立:她穿着一件黄色斜纹的毛尼风衣,里面是一件印着海裳花图案的白色圆领T恤,胸前一对丰满高耸,T恤下摆系在一条天蓝色的直桶牛仔裤里,显得她纤腰一握,娉婷苗条。


看到她,立时有如一道闪电经空,照亮了我脑海中所有的晦暗,曾经记忆中的漂亮偶像轰然倾倒、黯然失色。我的目光犹铁屑受到磁铁的吸引,原本散漫的目光立即集成一束,毫无顾忌的看向她。


我一时惊异于自己一向来柳下惠式的坐怀不乱此刻竟脆弱成如此的不堪一击;一时又由衷的赞叹这个女子天生尤物,秀色可餐。我这才明白自己以前那种在异性面前的高傲自负并非情感中有不正常的一面而是没有遇到一见倾心的女子罢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男人的天性,是自然的规律,谁能否认和逃避呢?


我在离这个女子四五米处站立良久,如此美丽的女子让我怀疑自己处于梦境,夕阳余晖拉着我的影子扑在这个女子身上,而女人的影子却避向后方,我的影子可以抚摸女子的身体却不能和她的影子亲密重叠。我内心责怪着夕阳为什么不把我的影子拉长点,再长几尺就好啊!回首望去,西天染着长长一抹朱霞,夕阳返照的余光穿云而出流光溢彩,金色的光辉苍苍茫茫的笼向这个小镇,给我和这个名叫夏静秀的女子镀上了一层艳丽的金光。我忽有所悟,如此美丽的落日晚霞,这个女子一定在欣赏吧。

2、我是湖南人,那年二十一岁,名字就是简书注册时的呢称申学斌,我没有做过坏事,用不着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关于我的名字我是这样解释的:申氏子弟,学贯东西,才兼文武。学贯东西完全是吹牛,毕竟读书时我英语成绩最差,西方吗,英语不行一切都是空谈。说到中,我爱好文学,初中时就发表过一首诗,中学生报,诗名《绿色的春天》,写过小说、散文,发表的不多,也有过三四篇。高中毕业跟姐夫跑过两年的江湖,江湖水太深,淹没人心和良知,颠覆世界观和人生观,两年的江湖生涯让我痛苦不堪。什么是江湖?打把式卖药,骗人的玩艺,但把式要点真功夫,几路拳脚起码要会,手掌劈砖要有一定的蛮力。胸口碎石,肌肉气息的控制更需要技巧,气功我不知道有没有,但我和姐夫都不会。可以发表文字,又会打拳,才兼文武勉强称得上吧,是不?我厌倦了打把式卖药的江湖,这年刚巧在广西桂林做生意的大哥跑到永福县堡里镇开采重晶石矿,当了一名乡人眼里了不起的矿老板,我便软磨硬缠着大哥要他赏碗饭吃,大哥却不过,勉强应允,我便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堡里。矿山初创,一切千头万绪,踩矿点、修路、跑手续、联系运输……。大哥因为要忙桂林的生意,把矿山的经营管理全部交给我回桂林当起了甩手掌柜。我忙得焦头烂额,身心俱疲。苦累都不怕,但独处异乡,连一个说话的也没有,寂寞噬心,常生度日如年之叹。


从碰到夏静秀那个傍晚算起,我已经独居堡里三个多月了,来时春色未褪,夏日炎炎,堡里到处树木葱笼,景色秀丽,此时已秋风萧瑟,许多树叶开始泛黄掉落,我的心也如这秋景,早已从最初的兴奋、激动变得平静淡然,对这种死寂、刻板,殊少波澜的日子生了种厌倦。


难道是上天怜我孤独,将夏美女遣来慰我寂寞?我不免天真的想。而夏美女似乎怪我挡住了她欣赏晚霞的视线,娥眉微蹙,扭身在我身边走过,留下一阵沁人肺腑的茉莉花香飘入我的鼻端,迷醉我的灵魂。


艰难的走进租住的旅社房间,仰卧在绵软的床铺上我一动也不想动,酸痛疲累的肢体如坠上许多的铅快将身子往地板上压去,而思绪却乘上云朵,在脑海里飘浮,一个靓丽的身影站在水之一方,浅颦轻笑,姿态万千,她身体朝我踏波而来,越来越近,渐渐遮蔽我的双目,充斥我的脑海。她,就是那个叫夏静秀的女子。


躺了个多小时,因为全身汗透、黏糊糊的感觉极不舒服,我挣扎着起床,拿了身更换的衣服,汲着旅社的海棉拖鞋走向浴室,天已黑透,旅社里瓦数极低的路灯根本不足以照亮路面。天空一月如勾,淡淡的银辉如雨丝飘撒,夜风中仍带着秋的闷热,拂过肌肤时没有让人感觉凉快反而象蒙上了一层不透气的膜。我觉得全身的水分都在溢出,刚才因脚痛而走路一蹦一跳的加剧了体力的消耗。我一头推开浴室的门,里面传来一声惊呼,一个赤裸的躯体在暗沉的灯光下白得刺目,我立即退出来,忙不迭的拉上门。浴室里面是肥得象猪的旅社老板娘。那一刻我狠不得骂娘,我骂自己进浴室前为什么不敲门,骂老板娘怎么洗澡时不拴门,骂她那一身赘肉污了我的眼睛,我心慌气短,面红耳赤,意乱如麻时耳边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你洗澡吗?怎么不进去?”

3、我回过头,看到了傍晚时遇到的那个女孩,她已经换下我第一次见到她的那身衣服,朦胧的灯光下可以看到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裤子,红色?的衬衣,头发盘成一个高髻,修长的颈部裸露出玉的质感。她端着一个脸盆,盆里装着些衣服,明显也是要进浴室。


她身上香味依然,那种素馨淡雅的茉莉花香首先进入我的鼻端,我和她相隔两米远的距离站着,因暗沉光线的掩饰我不再尴尬,我注视着她,如注视一幅百看不厌的名画,在那种对美的激赏中,心里蹦起一只欢腾的小鹿,它“的的通通”,擂得我心慌气短,手足无措,她一笑嫣然,双目一转,抛过一个荡人魂魄的眼波,那眼波带着万千的风情,便如一个烟花女子逗弄男人的秋波。那眼波使我愕然,并从心底油生起几分厌恶,做为一个未婚的男人我在意女子的纯洁,对烟视媚行的风流女子有种由衷的反感。我意兴阑珊的移开目光,面部僵硬的挤出一丝笑容回答她:“嗯,老板娘在里面,还要等一下。”


那夜我对着镜子复习和夏静秀的第二次会晤的表情,发现那种笑竟然比哭还难看,我内心其实是想笑的,笑得自然、潇洒、不卑不亢、恰到好处,可是却失败了。我心中满是苦恼,做什么事都没了心情,生活节奏被彻底打乱,我把这种失态归罪于夏的身上,内心武装起一层厚厚的铠甲,用以抵御那突兀而起的情感之箭的穿透。我不近人情的冷漠;超然物外的高傲;故作不凡的狂态,果然再没有看到夏静秀的笑容,在这期间我发现她竟有了男朋友,一个高瘦平庸,阴鹫凡俗的男人,这个男人每每对我横眉冷目,似乎窥知了我对夏图谋不轨的心思。对这样一个各方面条件与我相比相差太远的人我不但不屑一顾,反而从心底涌出几丝怜悯:一朵鲜花会心甘情愿的插在牛粪上吗?他怎么可能掌控住夏静秀?花瓶


4、男人在这个偏僻闭塞的小镇开了个缝纫店,附带理发,由于种种原因,生意冷清,入不敷出。夏静秀和我一样住着个单间,房租四十有五,加上生活费,每个月没有四五百元是应付不了的。没有生意的男人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这笔钱,他们在旅社做饭,大鱼大肉的让当时在镇政府食堂吃饭的我暗吞口水。男人对夏无微不至,无论刮风下雨,准时八点钟从店里跑过来敲响夏的房门,打好洗脸水漱口水让夏洗漱,然后马不停蹄的做饭。夏在他的服待下简直到了衣来张手、饭来当口的地步。每次看着这个男人一脸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如一条老黄牛般的从我门前经过,心里总是充满了鄙夷不屑。我觉得男人做到这地步已经象一条没有脊椎骨的软体虫,彻底丧失了男人的尊严。男人自然听不到我的腹诽,依然兴高采烈的忙碌着。


男人有一个伙计,每天早晨两个人合用一支没挤牙膏的卷了毛的旧牙刷,一块乌黑破旧的脸帕。男人只有两条裤子,一条历史悠久可进博物馆的旧军裤,一条已经泛黄的白平板布的裤子,只有一双袜子,洗了之后便只能光脚塞进那双变形的皮鞋里。如此寒酸的他对夏静秀绝不吝啬,因为我发现夏静秀每天零食不断,并且在短短的、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添了两件相当不错的衣服。我想,任何一个女人能够得到男人如此宠爱,一定会死心踏地的跟他、爱他、把一切交给他……。然而世上并没有那么多想当然,我很多次听到夏静秀房里争吵撕打声,总是看到那男人气急败坏的从夏静秀房中或被推出或自已走出来,然后蹲在楼梯口狂吸那种两毛五分钱一包的劣质烟。这个时候我便想到一个外国混帐老头说过的一句话:“当你去见女朋友时应该一手拿着玫瑰,一手拿着皮鞭……。”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因为夏静秀就住在我隔壁,而我的房间正对着楼梯口,天气太热的关系为了方便空气对流,我的门窗除了睡觉的时候都是敞开的。再一个,对一个漂亮的女人哪个男人没事好奇之心呢?我常常为这个男人呆在夏房里而懊恼,为夏将那个男人赶出来而欣喜,甚至无数次幻想过敲开夏的房门……。可是我能够敲开夏的房门吗?我不免反躬自问:论外表、身份我是在那男人之上,可是我无法做到他那种卑躬屈膝、丧失一个男人起码的自尊去取悦一个女人,我觉得情欲不是人生的全部,人生中还有太多美好的事物值得自己去追求。夏不过是人生长河里的一朵浪花,我怎么可能为了一朵浪花而失去整条河流呢?现在我在做大事业,开矿一旦成功我就是财大气粗,人人羡慕的矿老板,我还有个身份是作家,虽然文学没有带来财富,可一样是身份的象征,是我不同凡俗的标志。凭此两点,最美的女人我都可以娶到吧!何况,夏虽漂亮,却是朵带刺的玫瑰,并且这玫瑰还是镜花水月,可以看到,都无法攀摘。我抑制住自己的欲望,并想将之遗忘,可就在这时,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最新回复 (3)
  • 清风 11天前
    0 2
    拜读笛音天涯小弟新作,大姐非常震惊,几年不见,小弟文字功底长进飞速。
    小说景物描写,人物性格刻画,特别细致入微,欣赏啦,期待后续新篇!
  • 宁静致远 11天前
    0 3
    期待下文。
  • 笛音天涯 10天前
    0 4
    谢谢大姐,谢谢宁静致远。文学风网站是我及许多的朋友梦想启航的地方,期待着文学风网站再铸辉煌。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5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